甲骨文中国裁员补偿N+6,有人拿了一百多万

风吹麦浪 发布于: 2019-5-8 14:56 34986 次浏览 0 位用户参与讨论
传了一个多月后,甲骨文(Oracle)中国研发中心裁员大幕正式开启。

41cb7986ac894f07bc2a4dd94d6e0526.jpg


5 月 7 日,多位甲骨文中国员工透露,甲骨文上午召开全员大会,正式敲定了中国研发中心裁员调整一事。大会结束后,甲骨文中国立即开始对所涉员工进行一对一面谈,最终的补偿方案是 N+6。

23bd743b552a48228f7a4eed26622339.jpg


以下为媒体爆料甲骨文公司通知原文:

f6bc701ce31f480dbca105e00108b219.jpg


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CDC)关闭已成内部共识。首批被裁的 900 余人中,超 500 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整个中心约 1600 人,近六成员工被裁,第 2 批裁员或在 7 月进行。
首批被确认在裁员名单中的 CDC 职员,被告知需在 5 月 22 日之前确认签字离开,赔偿方案为 N+6(N 为入职年限),但具体还有不同。

a93083cf7ed64a13a64115ebaccee9f2.jpg


脉脉爆料有人拿了一百多万补偿:

3fe8f8d650ce4a71b97fd50283dcd451.jpg


据了解,此次赔偿方案中,涉及到的赔偿工资设置了上限。当员工日常工资超过 3 倍社会平均工资时,将按照 N*(3 倍社会平均工资)+6*员工日常工资,这一方案进行赔偿。
记者查阅发现,2017 年度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 101599 元,月平均工资为 8467 元。
这无疑意味着,对待在 CDC 十余年的老员工来说,是较大的损失。而 CDC 目前的确资历较深的老员工居多,多为 30 岁以上人群。
而关于此前被许诺股票期权的部分,按照公司文件,一般在 6 月份到期可以到手,但 5 月底被要求离开,无疑意味着股票承诺成了泡影。
对于这一赔偿方案,有部分员工并不满意,但公司的说法是,若不在规定期限内完成签字,则此后赔偿额度将减少。
不过大多数网友表示 N+6 好良心:

00f63c52d55e46a1b4fdd8fe9e44eacf.jpg


微博网友@皇城根下刀笔吏对于此次裁员分析了其原因:看到 Oracle 中国的裁员报道,不禁有几分感慨。看新闻披露,此次裁员涉及内部研发部门重大调整,在中国区的整个研发部门将近千人,好像都在裁员之列。
我觉得,这种大规模的人员调整,可能有以下几个因素:
①IT 市场整体向云计算转变,传统的软件行业面临巨大挑战
Oracle 是数据库领域的老大,曾经一度占据市场多数份额。但是,云计算的到来,给传统软件业务带来巨大冲击。
在云业务下,与传统软件卖点相匹配的研发工程师岗位,面临巨大调整。因此,在云业务模式冲击下,很多传统软件工程师惨遭裁员。
②中美整体对抗性增加,也可能是一个因素
众所周知,美国自二战以来的整体国家战略,就是占据高端科技和知识产权领域,将下游制造和劳动密集型生产链条外包给东南亚等劳动力便宜的国家。而研发领域涉及技术和知识产权核心。
因此,此次将中国区研发部门整体裁减,有可能是将研发部门收缩到美国本土或者其信得过的盟友国家,减少技术外泄至中国的可能性。
③外资人性化的办公要求,无法抵挡我朝 996 式的高强度竞争
由于对劳工保护制度相对比较严格,欧美企业从整体上而言,内部工作环境和要求比中资企业要宽松很多。
而市场经济下,一个基本竞争规律是,懒的斗不过勤快的。外资企业整体工作环境宽松,反过来也意味着企业的整体工作效率和强度,比不过动辄讲究福报的 996 中资企业。
在技术壁垒逐渐被打破,狠劲又斗不过中资企业的今天,外资企业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日子,都越来越不好过。
当然,即便如此,老外企业的整体守法程度,还是要远远高于中资企业。看报道,离职补偿会高于法定标准。
这既表明了企业财大气粗,有能力做出高于法定标准的补偿,也表明外资对法律的敬畏和对员工的尊重。
其实,当我们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假设某一天中国真的重新回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心时,我们也要思考,我们在未来,是需要像马云这样大言不惭将法律放一边,大谈 996 福报的企业家,还是需要像欧美这些对法律存有基本敬畏的跨国企业?
我这么说,不是给欧美企业贴金,而是因为我的私信经常收到企业裁员不给补偿,给员工各种穿小鞋的咨询问题。
同时也因为,Oracle 其实是我的老东家,通过中外资企业的对比,至少从 Oracle 的角度出发,我觉得外资对于法律的遵从,是可以秒杀中资企业的。
其实关于甲骨文在中国区的发展,前甲骨文员工就表示了悲观的看法:甲骨文在全球公有云市场份额远远落后其他竞争对手。
目前,亚马逊 AWS、微软 Azure、谷歌 GCP 领跑这一市场。在核心产品 Oracle 与 EBS 之外,甲骨文急需在云计算市场上有所突破以至于不落后老对手与其他新兴贵族。
但甲骨文现在很是乏力,在现在很多年轻人心中,甲骨文的存在感是越来越低。
其实不仅仅是甲骨文这样的巨头裁员,最近裁员的公司太多了。在我看来,这些大公司的各方面待遇确实是好,但公司一旦经营不顺,等待我们的都是被裁员。
所以还是那句话,要想不被裁员,唯有加大自己的能力,毕竟,人才才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东西。
对于甲骨文而言,在“三十而立”之时面对快速崛起的中国企业级市场,不仅需要激活自身创新力,更要应对中国区的竞合关系,很显然,甲骨文目前还是没能做到这些东西。
甲骨文的“中年危机”
近两年甲骨文一直都在进行不同程度的业务调整以及重组,”转型“已经成了这家老牌科技公司的关键词。
云时代到来,一代霸主辉煌不再
过去的几十年里,凭借在数据库上近乎垄断的表现,甲骨文成为了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为很多著名的全球性公司提供数据库管理服务,客户包括 IBM、美国航空公司和福特公司等,是世界上最赚钱的软件公司之一,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放在甲骨文身上再合适不过,过往的成功使得甲骨文不再愿意接受改变,也导致其在新时代来临时,没有及时赶上飞驰的云计算列车,甚至还站到了新技术的对立面上。
当时的 CEO 拉里•埃里森(LarryEllison)公开表示“我完全搞不懂那帮家伙在说些什么,简直就是一派胡扯。云计算到底是指什么?省省这种愚蠢的概念吧”。
不过随着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快速发展,甲骨文很快就感到了阵阵寒意,越来越多的企业用户开始用云数据中心取代传统数据中心。
这一方面导致传统服务器的更换频率越来越低,冲击了甲骨文的服务器业务。
另一方面,云计算需要非结构化的数据库,主要的公有云提供商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等,都在开发数据库,这也冲击到了甲骨文赖以生存的结构化数据库业务。
就在甲骨文停滞不前的时候,云计算成了各大公司的支柱业务,Salesforce 成为了 CRM 巨头,AWS 牢牢占有了公有云 IaaS 头把交椅,就连曾“同一阵线”的微软也在转变后不断高歌猛进,相形之下,甲骨文的脚步显然停滞了。
意识到了错误的甲骨文终于开始了转型,但这也让其不得不面临柯达在数码相机时代遇到的相同问题——既有业务是现金奶牛,但发展前景逐渐暗淡;转型新业务之后又将对既有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导致收入减少。
转型云计算需要研发投入,而研发投入需要从原有业务产生,而云计算又会对原有业务产生冲击。
这就是 Oracle 面临的死结,同样也是让 Oracle 白白错失云计算多年红利的主要原因。
而甲骨文也为它的保守付出了代价,最近 5 年,甲骨文收入仅增长了 4%,利润从 109 亿美元下降到 38 亿美元,虽然前不久公布的第三季度盈利 96.1 亿美元要好于预期,但将时间跨度拉长,可以说近两年 Oracle 的收益增长并无太大起色。
争夺云市场,Oracle 手上的底牌
虽然失去先机,但得益于常年来在软件方面的耕耘,也让甲骨文具备了争夺云市场的能力。
①长期用户积累
这么多年 Oracle 积累了大量共生关系的用户,从硬件到软件到云计算 Oralce 都有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帮助用户实现云端迁移和切换,而这一点显然是 AWS 所欠缺的。
②除了价格还有性能
Oracle 不止一次承诺,如果客户要将云计算服务从 AWS 转移到 Oracle,那么 Oracle 可以保证客户成本将在原来的基础上下降 50%。
小到硅片大到软件甲骨文都能为客户提供成本低且更简单省时的集成能力,这些都是 AWS 无法与之相比的,这对于还在摇摆中选型的用户非常有吸引力。
同时,在世界级数据中心技术研究和其他专长领域投入的庞大资金也是亚马逊无法比拟的。
③无出其右的软件能力
能够与甲骨文在 IaaS、PaaS、SaaS 三个层面全方位的竞争的玩家不多,其中甚至包括亚马逊。
特别是在数据库领域还没有任何一家敢跟甲骨文叫板,无论是 SAP 还是 IBM,更别说 AWS 的 Aurora 想取代强大的 Oracle 数据库,无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业务层面,甲骨文通过大肆收购补全自有业务的不足,缩减成为完整云服务商的时间。
近几年连续收购了多家覆盖云各环节的创新公司,收购对象不仅包括如云客户服务提供商 RightNow 等垂直领域玩家,也包括云 ERP 供应商 NetSuite 以推进自己的云业务。
此外,为了全面支持云架构,甲骨文不惜人力和财务几乎重写了所有软件产品,并对应用的交互进行重新设计,还开发了高性能服务器芯片,这在 IT 巨头中是很少见的。
从底层芯片到 IaaS、PaaS 、SaaS,再到行业应用,甲骨文正在翻新云计算的每个层面,可见甲骨文对云端野心不小。
云业务的未来,甲骨文道阻且长
近几年,在微软、谷歌、亚马逊的强力扩张下,这几大巨头的云计算业务逐渐占据市场的很大份额,根据不久前市场研究机构 IDC 全球公有云市场份额来看,AWS 依然一骑绝尘,紧随其后的是微软、IBM 和谷歌。
Oracle 被远远甩在后面,近几年云端业务虽小有涨幅但仍低于分析师的预期。
众所周知,云计算市场遵循马太效应,不会留给后几名太多的时间,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在云上部署,云计算的市场集中度还将进一步增加。而拥有更完善设备和解决方案的头部玩家将逐步垄断云计算市场。
时间紧迫,无论是 IBM 还是甲骨文,传统的数据软件公司都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对于云计算的趋势,无非是转型。一方面业务要转型,另外企业文化也需要转型。
创始人埃里森(Larry Ellison)塑造了甲骨文公司霸道、强势、好斗的风格,随着时代的变化,当年形成的惯性成为了大麻烦。
因此,对于与 AWS、微软 Azure 和谷歌云等平台的合作,埃里森始终持反对态度。
另外据各大媒体推测,也因为于此,备受赞誉的 Oracle 二把手、Oracle 云业务背后的设计者库里安与埃里森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并最终离开了公司投入到了谷歌门下(似乎这样因“意见不和”离开的 Oracle 的前“二把手”们多到可以成立一个俱乐部了)。
如今云计算大潮汹涌,为互联网甚至整个商业市场带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
都说好饭不怕晚,在云计算这场可能会持续数十年的技术变革中,不管 IT 企业何时参与到这一市场中,只要自己的切入方式正确,都能够某得一席之地。
对于 Oracle 来说,能否抓住这个契机像微软一样大象起舞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