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送外卖不去工厂?用工荒倒逼制造业转型

郑恒秀控诉 发布于: 2019-3-25 18:46 7466 次浏览 0 位用户参与讨论
154501880125.jpg

“送外卖还是进工厂?”——这是当下热门之问,也是80、90后新一代农民工共同的职业选择题。对社会来说,这显然是值得欣喜的进步:这些年轻人进城就业时有了比他们父辈更多元的选择。

大多数人的选择是不进工厂,理由是不自由,没活力,挣得不比做外卖骑手多。每一个微观个体的选择,汇集成宏观层面劳动力在产业之间迁徙的图景:今年春节过后制造业再遇招工荒,据说富士康这家制造业帝国遭遇了三年以来前所未见的工人短缺局面。而另一边,美团研究院的报告公布,2018年有270多万骑手通过美团平台获得300亿元的收入,较上一年增加了50万人。蜂鸟配送也预估今年将新增80万注册骑手。美团的报告还显示,超过三成的骑手曾经是产业工人;选择做骑手最大的原因是工作时间灵活、收入有保障。除此之外,94%的众包骑手还有其他收入来源。服务业新业态已经成为“稳就业”的新增长点。

这反映了两个的变化。从个体层面看,新一代农民工与他们的父辈相比,在诸多观念上迥然不同。这些成长于互联网时代,成长于中国经济凯歌向上时代的年轻人,已无法忍受在传统工厂流水线上做一名“螺丝钉”——束缚、一成不变、日复一日被抹去了个性和色彩。一位美国记者在他最新出版的一本关于中国的书里勾勒过这种代沟。花店老板赵女士刚从农村来到上海时是一名产业工人,她和同乡工友曾无比自豪地穿着印有工厂Logo的制服回乡过春节,在老板以年纪太大为由辞退她时,会哭着恳求留下来,虽然事后看这次辞退反而开启了另一扇门。当她儿子长大后要在城里就业时,她感受到两代人的不同:年轻人希望有愉悦的工作环境,珍视工作中是否能享受到自由,而上一代人几乎一无所求。

另一个更深层次的变化则是产业的转移。2013年中国第三产业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此后比重逐年上升。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1.6%;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全国就业人员的比重达44.9%,比第二产业高出16.8个百分点。互联网+服务业的兴起、共享经济的风口等,创造出许多新职业——外卖小哥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宠物医生、美甲师、调酒师等。这些新职业为年轻农民工提供了更多谋生的选择,也正好契合了他们内在的需求。于是,人随产业走。这在中国不是首次,在世界范围内更不是首次。21世纪的前十年,房地产行业崛起时,地产建设和销售吸引了大量劳动力,对制造业造成过一轮冲击。在美国,也曾发生过大量人口从传统制造业所在的州向以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的州迁移的故事。

对于逆境中的中国制造业来说,与其抱怨劳动力的流失,不如正视变化,拥抱变化。变化是必然趋势,不容回避。从这个意义上说,劳动力向现代服务业的流动,可以看作是对传统制造业转型的倒逼。一方面要反思被年轻人“抛弃”的原因,在企业管理和企业文化建设上做出调整,像第一代农民工那样别无他求的劳动力已经被新生力量迭代,多年前富士康员工接连跳楼事件所折射的问题,到今天必须得以正视。另一方面,如果说第三产业兴起对劳动力造成的吸附作用不可阻挡,传统制造业需要考量的是如何通过新技术升级自身,改变过去劳动密集型发展路径,减少对劳动力的依赖。在制造业人口红利不断消失的背景下,东莞从2014年就开始推进“机器换人”行动计划。2017年东莞诞生了首个无人工厂,10条生产线上,只有3位工人负责看线和管理,其余均由机器完成。

通过技术升级节约了对劳动力的使用之后,又将催生出新的用工需求,比如能安装、调试、维护工业机器人工作站的技术人才。相比于以前流水线上的工人,新工种对工人自身技术和素质的要求更高。据悉,广东一些职业培训学院已联合机器人企业开设培训班,吸引了不少传统制造企业的工人。

在一个自由、公平的市场经济环境中,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劳动力资源的流动,释放出的信号值得重视。传统制造业遭遇的“用工荒”,并非是某个新兴行业对传统制造业的伤害,反而是其转型的时机,不管是智能化发展,还是与服务业深度融合,传统制造业必须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升级迭代。它并不需要所谓的“保护”,而是要适应变化,拥抱变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家国天下(ID: jgtxwx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