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想到最倒霉的事,就是国庆返程遇见座霸

海小生 发布于: 2018-10-8 11:40 59331 次浏览 0 位用户参与讨论
104226994684.jpg

如果认为前两个座霸已经沦为表情包以后,类似的事件就会暂时销声匿迹,那你就太天真了。

10月2日,重庆的一辆城际列车上,一女乘客要求坐回自己座位后,与占座乘客发生口角;10月4日,淮北到芜湖的一辆列车上,一个座霸老人称“我这辈子都没买过车票!”;10月5日,石家庄到秦皇岛的一辆列车上,一手持无座票的老太占座不起……

如果说以前一联想到不文明行为,大家就会想到“中国式过马路”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标签很快就要被“高铁霸座”取代了。

无论是从占用的媒体资源,还是从公众的关注度方面来看,“高铁霸座”绝对是一个现象级别的国民性话题——它既普遍存在于每个人的乘车经验里,也存在于广泛传播的各类极具视觉效果的短视频中。

更可气的是,当我们在为抨击这些恶行的合理性寻找法律武器的时候,才猛然发觉相关的法律法规、管理条例好像其实并不很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高铁霸座男”孙某的行为被曝光之后,铁路部门翻遍了整本《铁路安全管理条例》都没有发现什么好用的条款,于是只好回应说:“涉事男乘客的行为属于道德问题,不构成违法行为。”

最后还是在大量媒体的介入下,铁路部门才象征性地惩罚了一些引起广泛关注的霸座事件,尽管惩罚力度在许多网友看来依然不高:罚款200元,180天内禁乘高铁。

而其援引的条款也正遭人诟病。@平安北京就对此评论称:“很多网友说处罚太轻。但处罚轻重与否都必须依法进行。该女子的行为的确让人气愤,但仍未构成《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中所指的情节严重的情形。情节严重的情形,一般是指影响到公共交通工具的正常运行或者造成其它严重后果的,才能够处以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显然,在高铁上霸个座、跟其他乘客发生一些口角远没有达到上述的惩罚级别,所以网友们还是更倾向于自己“手刃”了这些“恶人”。拍视频曝光、在评论里辱骂、依靠舆论给铁路部门施压……最后还是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人肉搜索。

客观上来说,我们好像取得了一定的战绩。只是,面对这些“逞嘴能”、“不讲理”的霸座乘客,我们采取“用口水淹死他们”的反制措施,似乎也并不显得怎么高明。

01 座霸的全盛时代

“高铁霸座”的现象引起普遍关注,要归功于一位孙姓男子在高铁上阴阳怪气的表演。

在网友上传的视频中,该名男子不仅霸占了一位女乘客的座位,在列车长前来调解时,还笑嘻嘻地自称“站不起来”,需要乘务员帮忙找轮椅才能下车。

他拒绝坐回自己的座位,并对被霸座的女乘客说,要么站着,要么坐他的座位,要么去餐车。

霸座男在新浪微博加V认证,俨然要成为新兴网红。

自“高铁霸座男”孙某的行为被曝光后,许多网友也上传了自己遇到的各种“高铁座霸”的视频。一时间,各种奇葩的霸座理由层出不穷,在让人感到愤怒的同时,更多的还有啼笑皆非。

9月19日下午,一段“高铁霸座女”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该女子手持靠过道的车票却坐在靠窗的位置,当列车安全员要求其对号入座时,她还煞有其事地反复反问安全员:“这座位上写了是10D吗?”“我是买了票啊我没有买票吗?”

而在其后的关于“高铁霸座婶”的视频中,一中年女子霸座的理由则更为过分:“年轻人站半个小时怎么了?年轻人就该‘教育教育’。”在列车员调解无果的情况下,中年女子还理直气壮地对被霸座的小伙说:“你买这个位置该你倒霉!”

8月27日,吉林开往北京的一趟高铁列车上又现座霸。这位自称法官的大爷既不起身,也不补票,而乘务员似乎拿他没什么办法。/ 北京时间

除此之外,“我听不懂”、“先坐先得”也成为了霸座者的热门理由。

纵观这些霸座者可以发现,他们总显出一副很有理的模样——高铁霸座女问列车安全员“我不讲道理还是你不讲道理啊?”、霸座大爷对拍视频的人说“拍吧拍吧”、号称“先坐先得”的男子还标榜自己“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面对前来调解的相关人员,他们因为深知霸座并不是什么大事,车上的人对自己也无可奈何,所以肆无忌惮地说着自己的歪理,或是像孙某一样阴阳怪气地表演。

在他们的眼里,霸座行为无关他人的利益,也无关公共秩序。既然只是件“小事”,那么只有你“认死理”和我“懂变通”的区别罢了。既没法律法规管着,又没武力的胁迫,这些霸座者自然就把高铁当舞台,尽情地放飞自我了。

02 谁让座霸在高铁上撒野

从层出不穷的新闻来看,“霸座”的确已经成为了一个全民性的问题。它跨越性别、年龄和学历、阶层,普遍存在于各种交通工具上。高铁霸座,不过是经过社交网络放大过的一种不文明现象罢了。

和曾经的高铁堵门相比,座霸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澎湃新闻

有很多网友认为这是是非观的问题,但笔者觉得不然。在视频中不难看出,这些霸座者不断抛出各种奇形怪状的歪理,与其说是在据理力争,不如说只是不想认错罢了。

而不肯认错的原因,并非是不知错,而是认为“错得不大”,或是认为“认错会丢脸”。尤其在整个车厢都盯着自己的时候,与其退后一步认错被人说成是“没素质”,不如死乞白赖地“据理力争”:

我就是没素质怎么了?对你又没什么影响——年轻人多站一会儿怎么了?你走多几步去坐我那个位子怎么了?

这么看来,“勿以恶小而为之”的确不易做到。更多的人在犯了小错之后,第一反应是脱罪,脱罪无果后,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对此有媒体还认为,这其中存在当下中国公民的“私德”与“公德”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高铁上,大爷把瓜子磕得地上到处都是,一位身穿紫色工作服的保洁员拿着扫把上前清扫。或许是两人言语之间起了冲突,老大爷突然大手一挥,将袋子里的瓜子都倒在了地上。为什么这么多人丢失了公共道德?

在传统的中国社会,人们以家庭伦理为核心,构建起庞大的社会伦理体系,这其中人的道德考量标准主要是“私德”,也就是关于家庭的道德;而在现代社会中,道德的标准则主要来自以陌生人为主的公民群体。这种“公德”与以往几千年的封建教化不同,是需要外在监督和长期培养的。

当下的中国人,显然是“私德”有余,“公德”不足。再加上法律层面的忽视,这些行小恶之人在高铁上就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了外部的规训与惩罚,“道德问题”当然就纯靠自觉了。

一网友在国庆假期曝光的占座事件再次引发关注。

其实早在2012年,“高铁霸座”事件就已经引起过网友的热议。

当年3月,一男子买了二等车座位的票却坐在了特等车,在乘务员劝阻无效之后,列车长出马劝阻,为防止日后会有投诉纠纷,列车长还携带摄像头进行了拍摄取证。后来有一乘客看不惯男子无赖行为,要走列车长拍摄的视频后将其发布到了网上。

然而,当视频在网上发布后,这位人称“高铁嚣张哥”的男子却以侵犯隐私权的罪名对当时的列车长进行了投诉,导致列车长最后被辞退。

有了这起事件的“提醒”,现在的列车安全员、乘务员和列车长当然也不敢做出什么更具约束力的行为。现在看来,“高铁座霸”的频繁出现,其实是我们这几年一步步纵容的结果。

03 让座霸无座可坐

知乎网友臧大为的回答也许能代表一部分人的看法:“对我来说,高铁霸座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天天上新闻,才是非常稀奇诡异的事情。”

曾有乘客因为高铁餐吃泡面而争吵,最后引发关注。

的确,不只是霸座者,其实很多管理者、看客和热心网友都觉得“高铁霸座”说到底也只是件“小事”,不值得我们花费这么多的资源、热情去关注。

但正如张丰在文章《高铁霸座的,就应该被直接架走》中写:“高铁把我们带向远方,我们也希望它能带领我们走进一个更文明的世界。”我们如此关注高铁上的不文明行为,其实关注的当然不只是这些零散的个例,我们更关注的,是背后整个中国社会公民的公德和素质的进步。

从年初的高铁扒车门事件,到女子怒斥高铁上吃泡面的男子、中国游客跟瑞典警方的冲突事件,不难看出,有一大部分人已经开始对 “素质问题”吹毛求疵,但与之相对应的,也就是前者所认为的“矫枉必须过正”过程中的敌人,依然不在少数。

在缺乏良性的引导下,这场旷日持久的口水战,最终可能真的很难不演变成“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

先进的高铁理应配备先进的管理。

有的人在为瑞典警方、美国警方叫好,希望加强针对公民素质问题的法律惩罚;也有人对公权力介入道德领域忧心忡忡,或认为这会激化情理冲突、浪费社会资源。

所以这一切的讨论可能依旧需要一个现代性的前提:想要约束公民的不文明行为,还是得靠我们公认的一个“法”。因为守法的前提,是有法。

尽管我们的高铁网络已经是世界第一,但我们有些乘客的素质,似乎还停留在很久之前的地方。这其中的差距,当然不可能和硬件设施一样,靠巨大的投入就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火车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